德银成立“坏账银行”清理拟剥离资产秃鹰基金欲趁火打劫

  “目前,美联储最需要了解的,是德银一旦通过大规模业务重组压缩或放弃投行业务,那么其持有的巨额衍生品头寸与相关业务将如何妥善处置,是否会对

  记者多方了解到,早在去年与德国商业协商合并期间,德银管理层已讨论成立一个新部门——坏账银行(Bad Bank),用于“存放”可能被关闭或剥离的资产和业务,其中包括德银一直打算压缩的投行业务、股票交易、股票衍生品与产品交易等。

  “目前,整个金融市场也相当好奇坏账银行能否妥善处置德银高达43.5万亿欧元(约50万亿美元)的名义衍生品风险敞口,避免这些衍生品遭遇风险,引发金融市场剧烈动荡。”美国对冲AxiomGordon Johnson指出。

  德银方面对此回应称,截至2019年3月底,按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统计,德银集团衍生工具本金为3310亿欧元。若参照美国同业所使用的主净额结算协议且依循IFRS准则,以净额口径计量,衍生工具交易本金仅有210亿欧元,也即德银在实际操作环节的风险净敞口仅有210亿欧元。

  加之去年底德银普通一级股权益资本充足率达到13.6%,一位熟悉业会计准则的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认为,德银拥有足够的资本金应对210亿欧元衍生品风险净敞口的冲击,而当前金融市场最关注的是坏账银行将会承接德银哪些资产,并从中寻找低买高卖的套利机会。

  “德银对坏账银行的最初定位,更像是一个备胎。”一位熟悉进展的投行人士告诉记者。去年与德国商业银行谈判合并期间,德银高层认为,合并将会造成德银必须削减大量投行等业务,将资源集中在利润更高的资管、批发业务等领域,由此造成更大规模的人员裁减。

  然而,当时两大银行工会对大规模裁员持坚决抵制态度,导致德银高层考虑设立一个坏账银行部门,既推动合并后顺利“压缩”投行等业务,又能在短期内避免大规模裁员,触发工会强烈反对。如何学习网站设计?

  “事实上,德银高层私下认为,即便未能达成合并交易,这个坏账银行也能接手妥善处置投行业务,创富1码柴米油盐的计较里,,为未来业务重组提供灵活操作空间。”这位投行人士透露。

  随着合并失败,坏账银行很快找到了新的用武之地——随着7月初德银决定采取大规模业务重组,市场普遍预期它将承接并有序清理德银高达740亿欧元的股票交易、股票衍生品、产品交易与投行业务。

  “德银此举也是汲取了此前的教训。”他分析说,前些年德银设立一个类似的非核心业务部门,用来处理需要剥离或压缩的业务与金融资产,但由于这个部门存在较高的考核要求,加之当时德银需要筹资应对巨额罚款,因此低价处置了大量被低估的金融衍生品等资产同时,拖累自身持续亏损,最终德银决定在2016年底关闭这个非核心业务部门。

  此次德银成立坏账银行,很大程度将给予后者充足的时间以合理价格处置上述740亿欧元业务资产,避免重蹈低价出售所造成的额外损失。

  “不过,不少华尔街秃鹰基金与不良资产投资机构都已大概猜到了德银准备注入到坏账银行的业务资产,其中包括德银在欧洲大陆以外的股票和利率产品交易业务,因为这些业务肯定会被压缩或关闭。”上述熟悉业会计准则的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目前这些机构正在悄悄“合谋”如何迫使坏账银行低价出售其中有价值的业务资产或金融衍生品头寸,再一次“趁火打劫”。

  随着德银欲借大规模业务重组压缩投行等业务,坏账银行将在德银妥善处置逾43.5万亿欧元名义衍生品风险敞口方面扮演多大的角色,同样备受金融市场关注。

  “其实,金融市场夸大了德银手里的衍生品风险敞口危险性。”投资银行Jefferies分析师Christopher LaFemina向记者表示,一方面名义衍生品规模未必就是实实在在的风险敞口,即前者仅仅是账面所有交易的名义额汇总,要判断实际风险敞口,还需扣除已风险对冲或具有抵押物的头寸,以净值本金作为判断依据。

  德银方面披露,若按净额金额计算,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它的衍生品交易本金仅为210亿欧元,其中的差额包括主净额结算协议影响的3610亿欧元,现金410亿欧元,以及金融工具质押80亿欧元等。

  “不过,在极端市场风险来临时,这些衍生品交易对手若因为囊中羞涩而无力追加交易保证金导致相关衍生品被强制平仓,可能会损失德银的利润,甚至导致德银自营的相关衍生品头寸也遇到大幅亏损困局。”Gordon Johnson向记者透露,这也是美联储迫切渴望了解德银具体业务重组规划与坏账银行运营细节的主要原因,尤其是坏账银行是否构建足够全面专业的风控措施与资本金制度,确保衍生品业务或投行业务风险得到有效控制,不会蔓延到美国其他金融机构引发更大规模的金融动荡。

  此外,美联储还关心德银在落实大规模业务重组过程,如何与坏账银行在相关业务剥离压缩方面构建有效的防火墙制度,避免内幕交易或洗钱等问题出现。

  “目前,德银尚未向美联储给予相应的回复,毕竟大规模业务重组计划刚刚出台,内部还有很多业务流程需要梳理。”Gordon Johnson透露,但这可能会给坏账银行在美运营构成新的不确定性——在上述疑惑没能得到可信服的解答前,不排除美联储可能会对坏账银行部分投行业务或衍生品资产出售剥离采取极其严格的审查措施。

  这可能也是华尔街秃鹰基金与不良资产投资基金乐于见到的局面,因为这将导致坏账银行出售的资产估值被调低。

  “目前我们正在关注坏账银行到底会承接哪些业务与资产,鉴于其面临的监管风险与市场风险,我们可能会低价买入同时要求坏账银行给予相应的风险补偿措施,包括特定条件下的等。”一家华尔街专注不良资产投资的基金负责人向记者透露。2015年德银曾因衍生品规模巨大与业绩亏损,被国际组织列为“系统性风险最高的全球重要银行”,这让他们同样有足够的筹码压价并提出更高的自我保护措施。

  一位熟悉德银资产构成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除了210亿欧元的衍生品本金头寸,当前德银整体资产安全性颇高,约2/3属于零售房贷和资产管理,1/3则是公司和投行相关贷款,其中一半投向信用评级较高的交易对手。

  “只要这些资产被坏账银行承接,秃鹰基金与不良资产投资机构的抄底盛宴随之而来。”他指出。

  鲍威尔作证前黄金面临大跌风险 机构:如出现这一情形 将发出“教科书式”卖出信号